《幼儿教师教育》2017年第1期--文章

孤独症儿童幼儿园支持性游戏干预的个案研究
北京大学医学部幼儿园   董佳

  摘要:为帮助孤独症儿童融入到集体中,回归到社会生活主流,我们运用综合方法,对一名进入幼儿园普通班的孤独症儿童进行了融合教育中(支持性)游戏干预的个案研究。实践证明,融合教育中(支持性)游戏对提高孤独症儿童交往能力、语言表达能力、改善其不良行为以及情绪情感表达方面有一定的成效。

  关键词:融合教育;(支持性)游戏;《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

  一、问题提出

  儿童孤独症,是对儿童成长有严重影响的发展性障碍,是一种由大脑、神经以及基因的突变引起的综合症,其症状可包括人际关系的隔离,语言困难以及行为障碍等。让孤独症儿童和普通儿童一起接受教育的融合教育,为孤独症儿童提供了自然的社交环境和平等的教育机会。人的幼儿期,游戏往往是其最重要的伙伴,也是同伴之间交流最重要的途径之一。在融合中我们发现,孤独症儿童往往都是独自游戏,与别人没有交流。最为常见的游戏就是独自以单一方式摆弄某个物体。有了这样的发现,我们认为可以在融合环境下,以游戏的形式对孤独症儿童的障碍进行干预,并使其各方面能力达到发展。结合教育部颁布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遵循生活化、自然化、游戏化的原则,创设一些既能符合幼儿年龄特点,又能提高幼儿个体差异的游戏。通过个案研究,证明融合教育中(支持性)游戏在提高孤独症儿童语言表达能力和交往能力,改善其行为能力和情绪情感表达方面有一定的成效。

  二、研究对象及方法

  (一)研究对象

  合合(化名),男孩儿,现五岁四个月,北京人。三岁时在北医六院被诊断为轻度孤独症。曾经在几所普通幼儿园就读,但由于打人,咬人等刻板行为被要求退园。父母反映孩子对周围事物反应淡漠,兴趣狭窄,不愿与同伴交流玩耍,不喜欢玩玩具。而且合合脾气比较暴躁,经常发脾气,偶尔有伤害他人的行为,不能独立适应正常的集体生活。据了解,合合从小一直与父母生活,父母对其较溺爱,5岁前合合不会自己如厕大便,合合入园后一直由姥爷陪着,姥爷对其发展有很大的帮助。2011年10月开始,由我带他在大三班。通过观察发现,合合的认知、理解能力较好,能与老师、家人进行一定的交流,智力水平与同龄幼儿基本持平。但经常会有一些不礼貌的举动以及刻板行为,对绘画不感兴趣,不能长时间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情。合合和老师之间的互动很好,经常能主动地和熟悉的老师进行沟通,但是与同伴的交流很少,主动性的语言交流几乎没有。通过幼儿园多次组织的《指南》学习,对于大班的孩子大致能够达到的水平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看到班里很多普通的大班幼儿也基本能在老师引导下与同伴分工合作,遇到困难能一起克服。但现在的合合才刚刚建立起能关注同伴的意识,看到聪明的合合每次都不能自发地参与到游戏中,我也很犯难。

  (二)研究方法

  个案法:针对幼儿的基本情况、自身特点,选择适合本幼儿在融合教育中的游戏。

  观察法:通过一对一的观察,有效的记录融合教育中(支持性)游戏对该幼儿的影响。

  访谈法:通过对个案的家长进行访谈,了解个案的基本状况和当前需要解决的问题。通过个案的表现,不断的调整游戏方案。

  三、研究过程

  社会性的发展对于孤独症儿童来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社会性涉及的范围比较广,需要语言表达、理解、认知、思维等功能基本具备。孤独症儿童很多都存在语言障碍、认知障碍等,所以社会交往是普遍孤独症儿童最薄弱的能力之一。但是我们并不能因为它薄弱而去放弃,一个人如果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外界的事物没有反应、对周围的环境没有触动,那就犹如一个没有生命的空空的躯壳一样。通过和老师们的讨论与学习,我开始从师幼入手,与合合建立良好、信任的师幼关系,渐渐的逐步加入同伴间的互动,慢慢的我看到了合合一步一步地成长与进步。

  (一)参与融合(支持性)游戏,由拒绝到主动融合前期阶段,先熟悉融合班环境,与融班教师和幼儿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合合基本可以适应融合班环境,并对教师和幼儿有了初步的了解。2012年3月中旬,融合班教师带领幼儿进行户外游戏《数数抱抱》,即幼儿分散站好,听教师说数字,说“几”,几个幼儿就要相互抱在一起,如果人数少于或多于教师说的数字即被淘汰。该游戏不但锻炼了幼儿对数字的反应能力,同时也增加了同伴间的肢体接触。

  第一次游戏,合合拒绝参加。在游戏过程中,其他幼儿基本能按照教师制定的游戏规则进行游戏。但他只是站在旁边观看,我上前询问是否想参加活动,他表示拒绝,不想参加活动。我就鼓励他“和小朋友一起玩多开心呀”,他表示“不好玩,不觉得开心”,但我并没有强制他参与游戏,而是陪在他的身边一起观看游戏。

  第二、三次游戏,教师参与,鼓励他一同参与。在第二次进行游戏的时候,我加入其中,并鼓励合合一起加入。因为在平时的观察中,我发现他和我的交流比较多,对我的依赖性也逐步增加,我想用自己的行动带动他参加游戏。果然如此,加入游戏后,我给他讲解游戏的规则,带他一同游戏,这次他都是被我拉着来回跑,表现的比较被动,但并没有拒绝参加。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次。

  第四次游戏,能基本感受到游戏的快乐。通过长时间的融合生活,合合与班里幼儿相处逐渐融洽,偶尔能与班里幼儿进行简单的交流。这次游戏中,他紧紧拉着我的手和其他幼儿一起拼人数,并能在游戏过程中露出高兴的笑容。游戏过后我会问他“游戏好玩么?”他会积极回应我“好玩”。这时,他已经基本能加入到集体游戏中,并能在游戏中和其他幼儿进行接触,但还是比较依赖老师。

  第五次游戏,逐步融合适应游戏。我尝试离开游戏,我试着不让他拉着我的手,我说“老师累了,你玩去把,好吗?”随后由其他教师带着他进入到游戏中,他看了看我,慢慢地和其他幼儿玩起来。开始的时候还是很迷茫的,偶尔有的幼儿会主动跑过来和他抱在一起凑人数,慢慢地当老师刚说完数字,他就会环顾四周,赶紧去拥抱离他最近的小朋友,并和他们一起数本组的人数,一会儿就跑得满头大汗,游戏结束后我问他:“玩得开心?”他点点头,还告诉我谁谁谁犯规了。能看出他已经感受到集体和游戏的快乐,还能从游戏的过程中指出别人的不足。

  每次活动或者游戏后,我都会积极鼓励合合,和他一起总结进步与不足。对于孤独症儿童来说,能参与到集体活动中只依赖于一次、两次的练习肯定是不够的。有时我会利用个别训练时间创设一些情景,和幼儿一起熟悉活动规则及游戏玩法等。同时会和家长进行沟通,在家里也可以和幼儿进行亲子游戏。通过我们多方面的努力,合合在集体活动中明显地自信起来了。

  (二)与家长沟通,使幼儿更好地发展

        家园共育是幼儿健康成长的基础,是幼儿园工作的重要环节。而对于特殊儿童的家长来说,家园沟通更为重要。合合每次在游戏过程中的表现,我都会向家长进行反馈。在几次交流中,他的家长也感觉孩子现在的改变挺大的,每天都说想来幼儿园,觉得幼儿园的生活很快乐,而且回家还会和父母说一些在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我还向家长们介绍了教育部颁布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让家长了解幼儿发展的基本规律与特点。合合妈妈看完《指南》后连夜给我打电话沟通,觉得合合已经到了大班的年龄,但是《指南》中对大班孩子的要求合合有些根本达不到,比如社会性。我耐心的向合合妈妈解释:《指南》并不是一把标尺,并不是说要求每个孩子都要达到对应的年龄目标。《指南》的颁布是给老师、家长一个符合幼儿年龄特点的参考,希望老师和家长能建立对幼儿发展的合理期望。每个儿童都存在差异性,即使是普通儿童也不一定就能达到年龄目标的!对于特殊儿童我们应该了解他所在年龄段的发展目标,也要清楚孩子实际发展能力达到了一个怎样的阶段。通过与合合妈妈的沟通,她对孩子的期望也慢慢的趋于幼儿实际发展。有一次合合姥爷提出,合合的妈妈希望他多认识班里的小朋友,最好可以记住他们的名字。有了这样的提议,我想《数数抱抱》游戏缺少他与其他幼儿园间交流的环节,我便和融合班教师一起重新制定了游戏规则,就是在几个小朋友抱在一起以后,要相互说出彼此的名字。就这样,在游戏的过程中,合合渐渐地记住了班里好几个小朋友的名字,并和他们熟悉起来。有一次我看到他给其中一个小朋友讲故事,两个人玩得很开心。

  四、结 论

  从融合教育中(支持性)游戏的干预效果来看,孤独症儿童在游戏中与同伴间的互动明显增多,从拒绝参加游戏到能记住班里幼儿姓名,还能主动给小朋友讲故事等,交往能力逐步在提高,并且从游戏中充分感受到了集体的快乐,愿意参加集体活动了。

  融合教育本身就为孤独症儿童创设了一个宽松、自然、平等、尊重的环境,这样孤独症儿童在游戏中的感觉是安全的、自由的,情绪上是放松的,能获得良好、愉快的心境。《指南》中也强调让幼儿度过快乐而有意义的童年。在工作中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普通幼儿的教育与特殊儿童的教育其实是相通的,我们不能因为特殊而放弃他们,反而因为特殊他们而给他们更多的爱与理解。

  参考文献:

  [1]教育部.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J]: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

  [2]本文属中国学前“十二五”课题“孤独症儿童支持性游戏的研究”中研究成果.

  [3]本文已发表于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出版《孤独症儿童融合教育实践》,2015年3月第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