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eral} {/literal}
幼禾云课堂APP
幼教家园微信
当前位置: 幼教综合服务平台  >  师资培训  >  教师教育  > 基于《指南》精神反思幼儿园档案袋评价

基于《指南》精神反思幼儿园档案袋评价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作者:岳露露     发布时间:2017-04-12 14:59:31

档案袋评价不同于传统测验评价,通过收集儿童学习信息,客观、全面地展现其成长过程,以发展的眼光评价儿童。近些年来,这一评价方式在我国幼儿园颇为流行,但是应用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比如园方硬性要求为每个幼儿制作一本成长档案,并以美观、整齐为标准进行评比。教师没有受过专业指导,制作成长档案变作教学任务,成为了一大负担。成长档案袋已经面目全非,变成了一学期的活动记录、剪剪贴贴的照片集。我们在看到成长档案袋流行于各幼儿园的同时,也要保持反思的心态,思考如何确保档案袋评价精神不流失。

《指南》是由教育部颁发的纲领性文件,具有较强的科学性,对当前幼儿园教育活动具有导向性作用。部分教师由于受传统观念影响,片面理解《指南》,导致成长档案评价时出现诸多问题。成长档案袋从制作到利用等一系列工作都应该紧紧围绕《指南》,坚持以儿童为本,从而提升教育质量。

一、儿童——档案袋评价的中心

《指南》把幼儿作为中心,无论是制定目的还是内容体系都体现出尊重儿童的教育理念。《指南》制定的目的是梳理教育观念,去除幼儿园教育小学化现象,促进幼儿发展。内容上,《指南》瞄准幼儿生活最基本、最重要的五大领域,提出目标和相应的教育建议。

儿童为中心是档案袋评价的基本理念。这一理念决定了档案袋评价的目的、主体等其他方面。因此,在基本理念上,档案袋评价和《指南》保持一致性。在应用成长档案时,教师要时时刻刻想着儿童。“儿童在哪里”“如何促进儿童发展”应该成为教师时刻反思的问题。

1.为发展而评价——档案袋评价的目的。教育评价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NAEYC(2000年)指出,评价的目的是让每一个幼儿受益。适宜和有效的评价可以改进教育行为,满足幼儿的需要,促进幼儿发展。《指南》在“说明”部分明确提到,以“为幼儿后继学习和终身发展奠定良好素质基础为目标”,并强调尊重儿童的个性,重视学习品质的养成,而不是判定幼儿是否达标。档案袋不应以制作为目的。教师如果为制作而盲目劳动,就像园丁种植不顾种子自身条件一样。一些幼儿园期末开展的成长档案袋评比工作,以整齐美观为标准,教师关心的首要问题便不再是“我怎么利用它促进班里孩子的发展”,而是“我怎么制作才是合格的”,这是一种合本逐末的做法。教师如果没有发现意义的内在需求,而埋头于各种评比、任务,档案袋就变成了累赘。档案袋评价的最终目的是促进儿童发展,这也是最大的价值。坚持这一目的,能够保证后续评价工作不走偏。档案袋评价应当在丰富的发展信息中发现儿童的闪光点,关注儿童学习和发展的特点,从而设计或调整教育活动以促进发展。

2.全员参与——档案袋评价的主体。评价幼儿发展的主体不只是教师。档案袋评价就是一种多元主体参与的评价方式。在档案袋评价过程中,家长和幼儿从评价边缘走向了中心。这样能够“保证评价活动的参与者对评价的认同和积极参与”。

从幼儿角度来看,一方面研究证明,儿童已经具备一定的反思评价能力。比如当翻看成长档案袋时,他们会指着照片上的自己说“你看,我很棒,城堡很漂亮”。虽然话语很简单,但表示他们在进行自我评价。另一方面,《指南》指出要重视幼儿的学习品质。所谓学习品质,就是指学习态度、行为习惯、方法等与学习密切相关的基本系统,对儿童日后学习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反思就是一种重要的学习品质,可以让儿童清晰地认知自我,构建自我形象。儿童要成为评价自己成长与进步的主体,需要教师的配合。首先,成长档案袋要放置在儿童可以拿到的地方,方便儿童翻阅,不能锁起来。否则儿童就会把档案袋当作是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东西。其次,儿童能决定哪些作品可以放进档案袋内,这样能提高儿童的积极性,保护学习兴趣。

从家长角度看,家长是影响儿童发展的“重要他人”。《指南》的使用者除了教师这类专业的教育工作者,还包括广大家长。《指南》站在家长的立场,制定的目标体系语言通俗易懂,教育建议也是考虑家庭实际,便于实行。这样家长在参与评价工作时,就可以有所参照。档案袋评价工作一方面需要家长积极参与,不能把教育责任全部推给教师。另一方面也需要教师主动与家长沟通。常见的沟通方式有两种,一是持续沟通,即家园保持密切联系,及时补充幼儿的发展信息;二是汇报,一般在学期中和学期末进行,教师通过整理档案袋内容,形成书面报告,和家长共同讨论。

3.多元化、发展性、整体性——档案袋评价的特征。多元化即儿童群体中,儿童的发展呈现出多元的形态。《指南》指出幼儿“发展速度和到达某一水平的时间不完全相同”,幼儿发展具有多元化特征,强调要充分尊重和理解个体差异。每个班级幼儿的成长档案袋虽然组成单元大同小异,但是收集到的资料却是千差万别的。对于每个孩子来说,成长档案袋讲述了他们各自的成长故事。比如,圆圆的档案袋里有一张正在小心翼翼撕纸的照片,纸张被撕成细长的条状。之所以选取这张照片,教师解释到圆圆和别的孩子相比不爱说话,教师和家长容易认为她能力偏低,忽视她的闪光点。档案袋为儿童发展提供了证据,证明圆圆学习能力并不差,尤其是精细动作的发展优于同龄人。

发展是个体有序的变化。发展理论的关键是十分关注幼儿一段时间内的动态变化。《指南》针对三个不同年龄阶段的幼儿提出了不同期望,比如在动作发展方面,要求3~4岁儿童能双手向上抛球,4~5岁儿童能自抛自接球。发展性在档案袋评价中有两大具体表现,一是评价个体的纵向发展。对于儿童而言,很多时候纵向评价比横向评价更具有价值。二是瞄准最近发展区。档案袋评价提供照片、作品等资料能够呈现幼儿发展趋势,教师和家长结合《指南》,可以大致判断最近发展区,从而为幼儿发展创造适宜的环境。

完整性是幼儿身心发展的重要特征。一个领域的发展影响另一个领域的发展,同时也受到另一个领域发展的影响。这一整体性特征要求对幼儿评价也应该是整体的。《指南》按照幼儿学习与发展的五大领域来架构,包含了幼儿学习和发展最基本和最重要的内容。档案袋评价不只瞄准发展的一个领域,而是呈现幼儿整体发展。教师要以《指南》为指引,在评价过程中不能割裂看待各领域及目标,而要怀有整体观念,实现各领域之间相互渗透、相互促进。

二、适宣——档案袋评价的策略

在把握《指南》教育理念的前提下,充分利用《指南》的学习与发展目标和教育建议,使《指南》真正成为教师教育行为的向导。档案袋评价虽没有固定方法可循,但要以《指南》为导向,采取适宜的评价策略,提高评价质量,有效促进儿童发展。

1.从理论入手,增强向理论靠拢的意识。很多教师参加过《指南》的相关培训,也能够说出其主要内容,但仍会疑惑如何把理论运用到日常工作中。《指南》和档案袋评价常常被看作是两个互不关联的事物。要改善这种状况,我们必须选择适宜的评价方式,提高档案袋评价质量。

解决问题的途径有二:一是将《指南》与教师自身需要相联系。根据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当个体产生需要时,就会有动机。学习和落实《指南》有助于教师提高专业素养,促进专业发展。利用教师的自我发展需要,增强教师学习的动机。当教师意识到《指南》和专业发展的联系时,就会自觉向《指南》靠拢。二是改变培训方法。传统的培训一般是讲解加考评,无法调动教师的积极性,效果不好。因此,园方可以采取专题讨论的方式。以档案袋为例,园方可组织定期交流会,针对教师在应用档案袋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从《指南》中寻找突破,集教师群体之力,提出改进措施,这样就可以在具体问题中落实《指南》。

2.改变框架,尝试以领域为线索组织内容。《指南》将幼儿的学习与发展分为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五个领域,每个领域又划分若干方面。这种划分方法一是与《纲要》五大领域相对应,便于幼儿教师掌握;二是将幼儿最重要、最基本的发展领域囊括在内。教师以领域为线索,收集幼儿学习和发展信息,将信息存放到相应的领域。这样,一方面教师可以以《指南》为导向,分析幼儿在五个领域的发展;另一方面,在学期末教师还可以观察到幼儿在哪个领域需要更多支持。这样,成长档案就和《指南》充分结合起来了。而如果教师按照主题活动组织档案袋内容,很容易落人活动记录的误区,即成长档案变成了纯粹的活动记录,幼儿在这些活动中取得了哪些发展变得模糊,教师就无法调整教育行为来促进其发展。当然对于成长档案袋而言,领域不是唯一合适的线索。如在《聚焦式幼儿成长档案袋——幼儿完全评估手册》中,成长档案袋主要包括喜好、朋友、家庭以及发展里程碑四个方面。这四个方面也可以作为收集和整理信息的框架。总之,教师在制作成长档案袋之初,就要有明确的计划,确定成长档案袋的大致结构。这样可以保证幼儿学习和发展的信息全面和系统。

3.不急于求成,提高档案袋评价的质量。在利用《指南》之初,教师会碰到很多问题,比如“他的表现和指南不一致,怎么办”“指南要求4岁能抛球,他还做不到”。由于儿童身心发展的差异性,每个档案袋呈现的发展信息各不相同,有的和《指南》要求有一定出人。教师尤其是新手教师对儿童某些行为不能完全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园方硬性要求为每位幼儿建立档案袋,是一种盲目追求数量、急于求成的做法。初期,教师可以尝试为班内3~5名幼儿建立档案袋,以五大领域为线索,收集发展资料。同时,与同事和家长一起讨论儿童的行为表现,交流学习。园方要打破为每位幼儿创建档案的硬性规定,鼓励教师从少数幼儿开始,总结评价经验,逐步运用到其他幼儿身上。同时,园方要为教师分享和交流搭建平台。这样,教师一方面能够更好地理解幼儿行为,另一方面从同事的分享中丰富自己头脑中的“行为表现库”。

《指南》的基本原则和目标部分都隐含了丰富的评价观,为档案袋评价的展开提供了科学的引导和支持。档案袋评价没有统一的模式以供使用,不论内容和形式如何变化,都要坚持科学评价。《指南》对档案袋评价具有导向性作用。教师不仅要认真领会其中的目标部分和教育建议,还需要理解隐含的学习观和评价观。在档案袋流行的今天,我们要警惕只有形式而失去精神的做法。

原载《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学报》(南京).2016.4.2l~23

{literal} {/literal}
{literal} {/literal}